一手二流七秀二手十八线奶毒。
只负责开脑洞不负责写,写了也是很糟糕的东西。
lof存梗。

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问我喜不喜欢他的两兄弟我该怎么回答才能令他满意 1

Q:明明是个剑三背景古侠文为什么还能出现类似论坛体贴吧体的玩意?

A:胸dei,你一出口我就知道你定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贫道今天就教你用意念联网用内力打字。

苍藏bl,霸秀bg

————————————————————————

0.

江晓问过我,问我喜不喜欢叶一。

我说喜欢。

他又问我喜不喜欢柳长清。

我说喜欢。

于是他揍了我,用了盾用了刀,还带盾立反了我的帝骖。

我囔囔说打我干什么。他说我脚踏两只船。我骂他傻逼。

傻逼。

1.

我打小和江晓相识,相看两厌的那种。

青梅竹马不存在于我俩身上,更何况我住七秀坊,他住那大东北吃雪洗澡的雁门关。

可怜死了。

2.

我认识江晓大概是在12、3岁。要不是师姐吵着要去雁门关找她前阵子遇到的痞帅痞帅的盾娘,我也不会认识江晓了。

江晓是那盾娘徒弟。

孽缘,孽缘。

3.

虽说盾娘是个痞帅痞帅的人,但江晓并没有继承他师父那个痞子样。

其实蛮正经的,做事也认真,遇到不顺的事也是好脾气地安慰同伙。

师姐问过我为什么不喜欢江晓,我没说话,只顾着对师姐尽情撒娇。

那都是谁传出来的好脾气,怕不是瞎了。

4.

江晓发火其实很恐怖。洋洋洒洒不带一丁点重复也不会拐弯抹角的就是要直戳你心中那抹疤。语言还硬生生能让人感觉这真是儒雅的好娃子。

毕竟半点没说个脏字啊。

他经常发怒,只是很少冒出那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发言。我见过他无数次的发怒,虽然表面看不出,一些细枝末节还是观察得到。他那发言我至今也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和我一起去藏剑山庄新办的名剑大会试炼时,我犯了个大忌——走神。就算江晓最后再怎么以一换一,那把毫无意外地输了。还有一次是我偶然遇上的,那时他正和一个西域人说架吧,明显那人官话不行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也还是我旁边劝着他,柳长清叫叶一把江晓拉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西域人现在还和江晓成了兄弟。也是令人啼笑不得。

5.

叶一和柳长清是谁?

叶一是在名剑大会认识的,那会我和江晓22打得有点疲乏,就想换33试试。叶一也就是那时候自告奉勇找上来的。手法意外得犀利,意识也很棒。

看到柳姓就该知道是霸刀山庄吧,就跟看到叶姓就知道是藏剑山庄一个理。前阵子霸刀山庄不是再次重出江湖么,刚好叶一22队友军爷跑去跟另一个藏剑打了,柳长清就顶替上去了。

柳长清跟叶一关系不错,听说认识的时间比我跟江晓认识的时间还长。

6.

柳长清是狗。

7.

哎…不提柳长清,骂他的确是我不对。

我,江晓,叶一,在名剑大会期间还是蛮和谐的。

不过就他两关系好,跟我没啥事。我在名剑大会也没怎么干事,基本他俩三下五除二就搞定对面,等那会搞不定的时候我再出场。

表面不知道,但我觉得私下叶一和江晓肯定说过我坏话。

8.

我的22队友?之前是江晓,现在是柳长清。

江晓跑去跟叶一打了。本来柳长清也还要呆在队里,但是被江晓赶出来了,说是我一个姑娘去找陌生人组队不好。

也没见得以前他把我当姑娘使。

……你们是不是都知道我骂柳长清狗的原因了?

9.

算是,猜对了吧。

但我修的是冰心诀。我只在33切过云裳心经。

冰心不是蛮容易受伤的嘛。我那会被对面莫问一个平沙落雁控制了,他还好死不死转了风车。

我也喊了我被平沙了,结果他什么表示也没有,就把我转死了。

就仿佛前阵子柳长清和叶一切磋似的,只不过上次是两股煞风,这次只有一股。

离开了名剑大会他也没对我道歉,反而说我奶不好他。当时就气得哭了,他也没看到一样就呆住了。

不过还是兄弟好,江晓后来揍了柳长清一顿,叶一也絮絮叨叨教育了柳长清好久。

我那会还在想叶一跟江晓简直就是夫唱妇随啊。没想到女人的直觉真的准。

10.

还是有点不准的,其实是妇唱夫随。

虽然他两八字也没一撇,一捺也没得指望了。但到底江晓是我兄弟,就默认他是上面那个吧。

11.

我也是前阵子才知道的啊。

就不知道江晓怎么突然爆发了,要不是他问了我这奇离古怪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他喜欢叶一。

藏得太深,比藏剑藏剑还会藏。

12.

什么问题?看我发的第一条。

13.

你这问题我没法答……我的确两个都喜欢,因为他两也算是我兄弟吧。我当时也没想到那种层次。

不过我后来还是找江晓解释了。他那会差点误会要对叶一放手成全我和叶一。

怕不是个傻子。对他也是无语了。

毕竟龙阳癖好现在被人知道就是一阵鄙夷啊,比起他那种见不得光的感情,自然是我和叶一这种正常关系要好啊。

这句话就是举个栗子,我和叶一很纯洁的。

还是希望江晓能大大方方去追叶一吧,看笑话成分在一点,但叶一毕竟是叶家少爷,叶少爷不久就要回去咯——。

还是希望江晓不要经历遗憾吧。

14.

我有喜欢的人,不要再把我和江晓叶一身上扯了。

15.

我喜欢的的确是柳长清…

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他思想挺呆板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喜欢上他。

可能是22打多了。

16.

江晓和我都不打算表白。江晓是觉得叶一一个少爷肯定不是断袖,要是被叶一知道他这个想法估计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不打算表白的原因啊…我要是对柳长清表白,他估计就是一个旗杆插下来。

不是不可能,真事。上次我去霸刀山庄找他去灯市,看他在教他师门一个师妹霸刀招式。

那师妹估计是心仪柳长清已久。我当时暗搓搓蹲在石阶上跟小姐妹聊天,就听到真诚之心独有的爆竹声,扭过头看到小师妹对着柳长清羞嗒嗒地诉说着她的心意。

那会我心里是真的酸,因为这地方风景好看意境也美,这小师妹肯定是早有准备,也就柳长清这个呆子看不出来。

然后,在我沮丧之际,看到了柳长清十分煞风景地在烟花中跟小师妹切磋,完全没有什么被表白的自觉。

我和闫笑笑都笑瘫了。

17.

肯定是柳长清赢了啊。他挺少切磋输掉的。

切磋的时候柳长清也没放水,结果自然而然是他赢。况且我认为就算他放水了小师妹也没法赢吧。

切磋结束之后他对小师妹还说了什么话,不过我没听到。

闫笑笑应该是听到了,她在我旁边说了句卧槽。我问柳长清她讲了什么,不过她被她情缘拉走了。到现在也没跟我说。

刚好柳长清走过来,我也就过去邀请他陪我去灯市了。

要不是今天提起来,我怕我也忘了这茬。

18.

闫笑笑是我的小姐妹呀,丐帮。只喜欢喝喝酒的丐帮,当初加入丐帮也就是为了那边的桃花酿。

她情缘是个明教!嘿嘿嘿,就是那个被江晓的惊天泣鬼神发言震撼到的西域人。

19.

叶一走了,江晓到最后也没跟叶一说,挽留都没有。

柳长清也走了。

20.

呃…其实是我和叶一走了。

我们之前一直是雁门关、霸刀山庄、太原,三点一线过。我原本不打算离开的,但是想到过年那会还是要回去。叶一走得急,我也没多思考。反正都是要经过扬州,就顺路走了。

估计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江晓和柳长清了。

评论
热度(18)

© 李临江 | Powered by LOFTER